第二十七章 孙策入侵

广陵,太守府。

“当日没能杀死吕布,果然后患无穷啊。”看着手中的信笺,陈登摇了摇头,眉头紧蹙,陈家当初可是将吕布给得罪死了,如今吕布未死,按照陈登对吕布的了解,定会与他陈家不死不休。

想了想,陈登扭头看向站在一旁的臧霸,微笑道:“有劳宣高将军专程跑一趟,旅途劳顿,宣高将军先去歇息吧,至于吕布的事情,我自有计较。”

“都是为丞相效力,使君莫要客气,此次某还带来了三千精锐,听候使君调遣。”臧霸微笑道。

“有此三千精锐,加上宣高将军相助,要破吕布,易如反掌。”陈登笑道。

“如此,末将便先去安顿将士,晚些时候再来与使君相商。”臧霸告辞道。

陈登点点头,派人去跟臧霸一起安顿他带来的三千将士,不过对于是否能够将吕布拿下,陈登没有太大的把握。

别看当初将吕布耍猴儿一样玩弄于股掌之间,那是因为当时他们取得了吕布的信任,现在吕布为复仇而来,怎么可能再像当时一样玩儿。

三千兵马,加上广陵郡的五千郡兵,有八千之多,听起来很多,但广陵的郡兵,大半都用来防备孙策不时的袭扰,根本抽不出太多来,臧霸带来的这些兵马,也只是能自保,陈登可不敢像尹礼那样拉着兵马跑去找吕布的麻烦,当初他可是跟随吕布出兵,见识过吕布野战的本事的,莫说吕布现在手中有足足五百来去如风的骑兵,哪怕只有一百,陈登都不敢出去。

看来,只能像父亲说的,借助那孙策的力量了,只是如何借,还需要好好谋划一番!陈登在心中默默思索着,孙策不是傻子,不可能乖乖的去当他手里的枪。

其实这一次,倒是陈登多心了,如今的吕布已经不是当初的吕布,现在的第一要务是跑路,如果陈登不去招惹吕布,吕布绝不会跑来找麻烦,只可惜,灵魂穿越附体这种事情,就算是神仙也未必算得到,陈登又怎会知晓。

“使君大人。”这时,一名官吏进来,脸色有些着急。

“什么事?”陈登扭头,看向这名官吏,温言道。

“昨夜江东孙策夜袭盐渎,如今已经攻破盐渎,往射阳方向袭掠!”

“来的可真是时候!”陈登心中一阵气闷,不过随即心中一动,想了想突然问道:“射阳县,那不是陈兴的地方?”

“正是。”官吏低声道。

陈兴虽然姓陈,也是徐州大族,但跟陈登并不是一家,关系就像是徐盛与海西徐家一样,虽然祖上同出一源,但经过几代甚至十几代的分隔,那份血缘关系,早已淡了,陈兴是射阳陈家的长子,少有勇力,通熟兵法,只是性格桀骜,而且野心不小,陈登最初上任广陵时,曾想过借助射阳陈家的力量来帮助自己在广陵站稳脚跟。

只可惜,这陈兴竟然野心勃勃的想要架空自己,实掌广陵,陈登岂能同意,最终不欢而散,陈兴自领射阳,听调不听宣,射阳有兵马足足近两千,可惜,却并不算在陈登手下,而是陈兴的私兵,陈登初来乍到,还要防备孙策,真正能够调动的人马甚至不如陈兴多,也拿他没办法,甚至还要好言安抚于他。

“传命于射阳陈兴,吕布近日渡河而来,当封锁城门,谨守城池,不得有误。”陈登说道。

“这……”那官吏是陈登心腹,闻言不禁小心的看向陈登:“大人,那陈兴恐怕未必会听候我太守府的命令。”

“你自去传命于他便是,至于听与不听,那就是他的事情了。”陈登微微一笑,随即道:“对了,你顺便去找臧霸,让他安顿好士兵之后,便来见我,有要事相商。”

“是。”官吏拱手告退。

孙策,吕布,陈兴?这或许是一个机会。

陈登眸子里闪过一抹精光。

与此同时,广陵以南,一支军队刚刚经历过一场小规模的战争,士兵开始收拢尸体,几名将领聚在一名青年身边,青年身形高挺,俊朗的脸上带带着几分张扬,一双虎目炯炯有神,此刻胜了一仗,脸上却不见得意之色,只是催促将士尽快清理战场,此人便是江东小霸王孙策,此次趁夜偷袭,一举攻破沿江防线,便一路急进而来。

“公子,我们这次走的是不是有些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