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楔子

清平屿这地方小且清静,连狗和别处都不一样:不止向来不吠不闹,无端端闻到满鼻子的新鲜血气,也只呜呜地哆嗦几声。

它主人倒是吓坏了,手里的铜锣竹杠当当当滚落在地。

“死、死人啦!”老头踢了那狗一脚,立时犬吠与人声齐鸣——“死人了……汪呜~死人……汪汪呜~”

更锤咕咚砸在那条尸背上,又咕咚翻进血泊里。

老头站在桃园门口乱抖,而门口正伏倒着一个身着锦衣的大汉,数道血流从其身下蜿蜒而出,生生将落下的桃色花瓣染得浑红。那人背上插着几把刀,刀刀尽没,只余刀柄,眼见是没气儿了。

小小的清平屿立刻被这几声哀嚎吵醒,各户灯火逐盏亮起。

老头想跑,那不知死活的狗却窜到那不知死活的人身边,亮出两排白牙,将他拖向老头。

“别别别别!”老头瘫在地上踹他的狗,“这玩意儿不要不要不要!”

狗便松了口,那人的脑袋砸在地上,正好翻着白眼朝向打更老头。

老头一愣:这条尸他倒是认识。

只不过满脸是血,在灯火映照下,比平日里更狰狞数倍。

……不过这桃园何曾点了灯火?老头满头雾水,抬头望向光亮源头。

一张发亮人面悬在黑夜的桃枝上,正冲他阴阴地笑。

************

*人面灯()

薄日清早,四野茫茫。

蓬阳城城门发出沉重嘶哑的声音,缓慢被推开。

贯通陆地东西两端的郁澜江拥有众多渔港商港,而蓬阳城便是这条大江上的最后一个港口。

蓬阳位于郁澜江入海口,地势平缓,和发达的农业与商业相比,渔业不够兴盛。又因其气候适宜、四季不冻,城内商贾来往货物流通,因而极为繁华热闹。当朝著名诗人白如元*曾赋诗赞美它“澜苍此景中,天地借一春”,只是该诗句因数年前被当作科考题目而成为无数读书人的噩梦,之后一段时间文人为蓬阳写的赞诗的数量远远低于贬词。

刑名世家司马便居住在这座蓬阳城中。

这几天是司马家准备喜事的日子,来道贺的江湖人士很多,城门一开便乌压压地涌进来。守城兵士大约只认得武林盟主、少林方丈、武当道人,或是江湖第一美人胡明媚、天下第一才子柳问道、西北第一刀胡大风之类名声响亮的人物。看到有人带着武器或满脸煞气,他们即便心中害怕,也只得硬着头皮上前去检查通行文牒。

日近中天,有士兵见到几骑人马从官道缓慢行来。当先那位神采俊逸,气度非凡,一身白衣利落倜傥,连带身后的几位随从也个个身材高大,容貌出众。

站在最前面的小兵连忙戳戳旁人胳膊:“快看,鹰贝舍的人来了,最前面那位不就是‘照海透’迟夜白?”

众人立刻打起精神,挺直胸膛,齐齐盯着走近的人马。

那几匹白马太过风流招摇,连带城门周围的人也纷纷停下回看。

蓬阳周围有三县六镇十八乡,呈辐射状分布在周围。靠海的镇子有三四个,而其中景色最好、最为出名的,便是云阳镇。

云阳镇多出美人,世传“云阳一睐,东宫失色”,讲的便是前朝皇帝来蓬阳玩儿的时候发生的艳遇。

江湖上最有名的的情报机构鹰贝舍便在云阳镇。而“照海透”迟夜白正是鹰贝舍新任的当家。

迟夜白天生一副风流相,修眉长目,挺鼻薄唇,但神情冷淡,长得风流却没法让人生出风流之念。他发上束着一枚绿松石骨簪,那簪子在阳光下十分显眼,是他白净脸庞和黑沉发丝中难得的一点亮色。

迟夜白频繁出入蓬阳城,经过城门只在马上亮出自己的腰牌便顺利通过了。

回头见到兵士们的神情,迟夜白身边的侍从慕容海忍不住低笑出声:“当家,他们还在看呢。”

“别瞧,快走。”迟夜白低声道,“刘队长每次见我就问我要生辰八字好跟他妹子合在一起算算,烦得很。”

余人便憋着笑,慢悠悠跟在他身后。慕容海一张嘴实在难闲下来,提着缰绳走到迟夜白身旁,满脸好奇。

“司马凤他堂姐叫什么来着?”他问,“咱们大老远来吃酒,人都见不上一面,太可惜了。只听说她是蓬阳第一美人,到底美成什么模样?”

“见到也不一定是你的。司马双桐的夫君可是个朝廷命官,咱们这种江湖客入不了大美人的眼。”身后有人笑道。

“话说回来,说是大美人,谁见过啦?指不定貌似嫫母无盐,却因为司马家的权势,生生被说成倾世美人。”慕容海问迟夜白,“当家,你见过么?”

迟夜白:“见过。”

慕容海:“如何?”

迟夜白心里觉得他问题十分无聊,训了他们几句后,慢慢道:“和司马凤颇有几分相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