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水难为 一

接到劳姿的电话时,虞美人已经连续工作50个小时了。她在局促的阁楼里,一手攥着酒瓶,朗姆酒,剩余三分之一,一手拿着笔,针管笔,0.05mm。

“十二点我有两场试镜,你帮个忙。”劳姿单刀直入。

虞美人看了眼手表:“两瓶马爹利。”

“一瓶!”

虞美人直接挂断了电话。

三秒之后,劳姿再次打来:“两瓶就两瓶……”

虞美人对着手机话筒给了劳姿一个脆脆的吻。

从阁楼下来,虞美人换掉身上那件已经快要发霉的一字长裙,套了件灰白色的细线毛衣,蹬了条水洗的发白的牛仔裤,踩了双十三公分的黑高跟鞋,拢了几缕奶奶灰的头发扎了一个半丸子头,最后简单的在脸上抹了点隔离霜,画了个眼线,涂了个血红的嘴唇。

替劳姿试镜,这是这个月第几次了?

虞美人轻呼一口气,跟爱犬‘公主’Kissgoodbye之后锁了门。

一路疾驰到四季酒店,虞美人摘下头盔,挂在她的大哈雷把手上,然后在扬腿下车时把车钥匙扔给了酒店门侍。

她按照劳姿指示上了14楼,在一眼望不到头的试镜长队后边排上了号。站住之后她给劳姿拍了张现场照,还没发过去就被横来的一只手抢走了手机,她眉头一皱,转身看过去——有点帅。

“通知试镜的邮件应该有写试镜过程要保证绝对保密。”来人这样说。

“啊?”虞美人下意识的反应。

“我的天呐——姜京淏——”

“哎呦卧槽——我老公——”

“……”

姜京淏,有点耳熟。

虞美人还在琢磨是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的时候,那群本来是参与试镜的疯狂姑娘就扑了上来,把她挤出了五米外。

不是头一遭遇到这种咄事,虞美人并不莫名其妙,理了理被蹂.躏的衣服,瞥了眼身后乱麻麻的一团,径自走到了试镜间门口。

“132号。”助理导演在门口喊。

虞美人不要脸的扬起手……

进入试镜间,她在试镜登记表格打了勾后在助理导演的引领下,坐好,然后半分钟过去了,整个导演组没一个说话的。

她试探着问:“没有剧本吗?”

导演组三位导演听到虞美人说话,动作一致的猛抬头,刚才是个女人在说话吗?

其中一位垂首看了眼虞美人进门时在演员试镜登记表格上打勾的名字,说:“随便演些什么。”

‘杀死天使’这部电影因为导演的一贯作风,保密工作做的何其严谨,所有工作人员都被下了封口令,幸在劳姿记者行业的朋友不知凡几,老早就从发行方处获悉,影片有幽微的情.色主题,这个内.幕消息对没有剧本的试镜演员来说,帮助甚大。

许是见虞美人迟迟没反应,导演组有人开口:“据我了解劳姿小姐是一个专业性非常强的演员。”

“那据您了解一定知道我不是劳姿本人。”

听到这话,导演组三人面面相觑,深褐色的眼珠在虞美人脸上梭巡了一圈之后又低头看向手中登记表格,片刻之后有人问:“所以你是在替别人试镜吗?”

虞美人扯了扯嘴角,现出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容:“是的。”

“听到最荒诞的替代就是代孕了,没听过还有替代试镜的。”一位导演话间放下了手中的笔,双手持抱拳姿势搁在桌上。

“今天您不仅听到了,也看到了。”

“嗯,所以就可以到此为止了。”

虞美人站起身,很抱歉的鞠了一躬,说:“抱歉,导演,可能我这个行为给您感觉不是很尊重,但我仔细看了试镜邮件,没有明文规定说不可以替代试镜,所以希望您给我跟别的演员同样的机会,我不会浪费您太多时间的。”

“先不说劳姿找人替代试镜这个行为很不礼貌,就说我认可了你的表演,然后呢?用你?还是用劳姿。”

“既然我今天是以替代劳姿的身份站在这里,就说明我有这个资本可以替代她,那么,她本人的演技即使不比我好也不会比我差。”

虞美人话毕之后的五分钟内,导演组三位导演均未再说一句话,似乎开始感兴趣了。

“你有演过戏吗?”

“演过。”

“演的是?”

“金刚葫芦娃。”

“你演……”

“葫芦。”

虞美人此话一出,试镜间里三位导演的哂笑声此起彼伏,而她却不是很明白笑点所在,葫芦比娃更考验演技不是吗?

“我迟到了吗?”哂笑间隙中传来姜京淏的声音。

导演组挂牌副导演的一位先生看清门口来人后,站起身来,特地走过去相迎:“没关系,反正前边几个也不能用。”

前边那几个姑娘知道吗?虞美人想问。

姜京淏看向虞美人,确认了一下脸,然后走过去把手机递给了她,说:“妇产医师来过一个电话,嘈乱之中我不小心接了。”

虞美人接过手机,道了声谢,完全不顾现场因为姜京淏这话而变得微妙的气氛,弓腰表示开始之后演绎了影片‘女性瘾者’中的一个小片段,对着摄像机游刃恢恢的说了一句台词:“如果我想请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