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晚上十一点半,商店纷纷关门,街边小吃陆续出摊。

烧烤摊子摆了满满一条街,寒风刀子般就着店家的照明灯刮起,吹得人脸疼。接踵而来的食客们倒不觉得冷,吃个几盘子烤物,再灌几杯酒,热乎劲儿能躁出一身汗。

长街尽头有一家,老板手艺好,生意也好,总是比别人家先坐满,催促声此起彼伏。

人太多,陈轻坐不住,点完单就在烤架前盯着,当面催,很快便拿到满满当当一盘子。

“姑娘,再给你加个翅儿!我送的!”老板憨厚笑笑,烤地金黄的大鸡翅往盘子里一放,兹兹冒油,香得很。

陈轻亮出一口白牙,朗声道谢。

座位在角落,有点距离,她端着盘子往回走,路过一桌,不留神差点被绊着,好在只是趔趄一步,站稳了。

“小姑娘点这么多,胃口不错啊?怎么着,哥哥带你去吃点好的?搁这破地方有什么意思!”

定睛一看,身旁坐着一桌男人,说话那位长得还算端正,却有点流气,一只脚大喇喇横在面前,压根没有要收回去的意思,明晃晃对她表示着——“就是我绊的你”。

陈轻想还嘴,眼角余光瞄到这桌人停在马路边上的车,不便宜,再一扫被他们穿出暴发户气质的各种高档名牌,抿抿唇把话咽了回去。

今晚出来有正事,不宜惹祸。

她快步回到座位,将那群人吹口哨的声音甩在身后,稍稍松了口气。

一直玩手机的孟敬终于在她放下托盘落座的瞬间抬起了头。

“好多年没有吃过烧烤了,前两次回国想着要解馋,可惜时间太紧,一直没机会来。”他轻轻勾唇,整个晚上第一次露出笑容。

陈轻殷勤道:“孟先生要是想吃,我随时可以陪您来。”

他对此不置可否,注意力集中在盘子里,连眼都没抬。

孟家大公子孟敬,响当当的身份名号,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自打他回国,求他赏脸吃饭喝茶的人一拨接一拨,陈轻自己都想不通,他为何会在众多求他赏脸的电话和名帖中选择她,并且真的赴约。

然而还没等她琢磨出头绪,心头热意已经在他整晚冷淡忽视的态度中转凉。

之前有多高兴,眼下就有多挫败。

可是没办法,就算硬着头皮也要上。

陈轻清清嗓子:“孟先生这次回来,打算在国内待多久?”

孟敬没说话。

顿了顿,她不信邪地又问一次:“……孟先生私下里喜欢做什么?”

他还是没回答。

尴尬弥漫,她舔舔唇,打算再开口,孟字没说完就被他打断。

“直接说吧,你想要什么?”

陈轻微赧,面对如此直白的问题,沉默两秒后,也选择单刀直入地回答:“我希望孟先生投资我们公司。”

“投资?”孟敬两指拈起手机,一边解锁一边勾唇,屏幕绿光投射在下巴上,莫名映出些许嘲讽意味,“说说看。”

“我们公司主营模特事务,有很多非常有潜力的年轻姑娘,在运作和培训方面也有一套成熟的体系,是……”

“我投资有什么好处?”他抬眸,滑动屏幕的拇指停住,“以后你们公司的模特可以随便碰?”

陈轻一噎。

之所以会找上他,是因为听说他有意向这行发展,以他的身家,哪怕只是从指缝里漏出一点,也够她们这种小虾米吃饱了。

如果他是认真问,她还有话说,但他的语气分明无所谓到极点,摆明了看不上,她一瞬间不知该如何接话。

“孟先生,我觉得……”

“我不想知道你的想法。”孟敬打断她,似笑非笑,“你们的消息倒灵通,不过很遗憾,我只做正经买卖,野路子公司我没兴趣,游说的话不必再说了。”

陈轻不死心,还想劝:“孟先生,您不妨勘察之后再……”

孟敬抬手示意她打住,夜灯映进眼底,于他黑色的瞳孔中浮现点点闪烁流光。

他随手拿起一根吃了一半的烤串,盯着看了两秒。

“这烧烤真正吃到嘴里也没觉得有多好吃,果然期待越久的事越是不要去做为好……”

莫名感叹一声,他把烤串丢回盘子里,拍了拍外套下摆,站起身。

陈轻抬头看着他。

“感谢陈小姐今晚陪我吃饭。”说着,孟敬拿出钱包,点也不点直接取出一沓红币,按在浮着油渍的桌上,“这是你的酬劳。”

“孟先生……?”

“我吃饱了,还有事情就不多留,陈小姐自便。”他唇边的弧度浅到几乎看不见,没有半分感情,对她微笑大概只是因为礼貌使然。

陈轻愕然过后猛地起身,对着他的背影喊了一声:“孟先生——”

孟敬没有回头,大步朝停在路边的车走去。

陈轻一时无言,他应她的邀,原来只是为了找个人陪他吃饭?视线扫过桌上的钱,突然觉得有口气憋在胸口,莫名堵得慌。

shit!亏她精心准备了那么久,还拿出前所未有的耐心,一晚上都小心翼翼地讨好他!

旁边突然插入一道男声:“美女,这么生气?脸都红了。”

来人朝孟敬离开的方向看了眼:“他看不上你,我陪你怎么样?想去哪说一声,哥开车带你兜风!”

是刚才伸脚绊她借机和她搭讪的那个男人,不知什么时候走过来了,陈轻瞥了瞥他,再瞥了瞥他停在道旁的路虎,心里一阵烦躁。

“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