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1

作者有话要说:

本文正确定位是都市奇幻,只有妖魔没有鬼,不恐怖,剧情流,风格正剧偏轻松,所以胆小的妹子也可以放心食用。

文名取【零时已过,斩妖除魔】之意,和泰国一个叫《午时三刻》的鬼片有点像。灵感诞生于15年年初,因为那时候偶然发现藤萍大大的《夜行》下部竟然有了纸书,啃完以后又燃起了我对都市奇幻这种题材的热爱~

特殊设定比较多,烂俗人设也有,文里用了一些比较常见的名词如三魂七魄之类的,但毕竟是奇幻,一句话解释就是这玩意儿都不科学,所以不要较真,不要质疑原创性,更不要人参公鸡~

主受文!!!作者菌受控!!!腹黑美貌半妖受←虽然我自诩不写苏文,但是这设定我真不敢说受不苏,嗯~就酱!

【开文要爬月榜,留言对涨积分很重要,不知道说点神马的小天使直接撒花也很好~灵异有点冷,不要让我太寂寞_(:з」∠)_】

新浪微博请搜索:Odinshen,欢迎调戏,河蟹海蟹大闸蟹都会放在那边~

和基友小野的读者群:385182293(验证可填任意主角名,盗版读者就不要加了~)

新文留言有红包嗷,我要评我要评我要评!给泥萌卖个萌,不要霸王我~<( ̄▽ ̄)>~</( ̄▽ ̄)>

【午夜列车】

一月下旬,上海市火车站。

零星的雪花已经飘了一整天,夜幕之下,旧楼翻新的候车大厅灯火通明。

夜七点半,扬声器传出的女声温柔提醒,请乘坐D322动车的旅客前往指定入口准备上车。这是当天由上海开往北京的最后一趟列车,春运高峰,一票难求。

13号进站通道前排起长队,拖着大包小包的旅客脸上难掩兴奋的神色,与同城老乡聚在一起说笑聊天,随队伍缓慢前进。

黎焕单肩背着NIKE包,独自一人站在一对操南京口音的情侣后,默默听着两人争论今年三十去谁家过,那男人显然很疼女朋友,在弱弱重复几遍父母岁数大了以后也就不再挣扎,同意初一再跟女友回自己家拜年。

他身后是位穿戴非常整齐的中年男人,看起来很有教养,那身衣服价格不菲,不像是会挤动车的那类人,男人只提了个小号登机箱,似乎也没有其他同伴。

黎焕跟着队伍往前挪了几步,前面的情侣已经通过了检票口,车站工作人员朝他微微一笑,礼貌道:“先生,请出示您的车票或是站台票。”

“好的。”黎焕把手伸进风衣口袋,拿出麦当劳的机打小票,朝他递过去。

工作人员:“……”

“先生,”那人嘴角抽了抽,但还是耐着性子道:“您是不是拿错了?等待进站的人很多,请您不要再犯这种错误。”说完,他抬起头,略显不爽地看向那个用小票娱乐自己的家伙。

倏然之间,两人的目光凌空相遇,男人愣了愣——那是一双含着几分笑意的桃花眼,对方的瞳仁极黑,隐隐透出一抹流转的暗红,蝉翼似的眼睫略微垂拢,促狭的眼尾线条上挑,形成一个非常妩媚而惊艳的形状。

那一刹那,周边的嘈杂的环境仿佛顷刻寂静下来,男人像是被抽离了灵魂般呆滞地仰着头,目光一转不转地看向那双眼睛。

黎焕笑道:“你再好好看看,这难道不是车票么?”

男人看了看他,又低头看了看手中那张纸,最后木讷地一点头,“是——”他把麦当劳小票还回去,“抱歉,耽误您时间了。”

“没关系。”黎焕收起小票,穿过检票口,沿楼梯下到站台。

这里比候车大厅的温度低很多,空气漂浮着一股湿漉漉的水汽,不少旅客被冻得直打哆嗦,不由得裹紧羽绒服匆匆走过,只想快些到车上暖和一下。

黎焕穿着深色秋款风衣和牛仔裤,脚上踩了双中筒机车靴,他身材偏瘦,但体型高挑,风衣下摆遮盖的双腿修长笔直,整个人隐约透出那么一股干净禁欲的味道,可如果再配上那双狡黠含笑的桃花眼,这种味道就显得有些暧昧不清了。

他的目光依次掠过坐票对应的几节车厢,犹疑了几秒,这才举步朝第三车厢走去。

上车以后,黎焕在车厢最后右手边靠窗的位置落座,将那只扁扁的NIKE包就近放在脚下,背包落地发出咚的一声轻响,听起来里面似乎装着什么金属物件。

安顿好行李的旅客开始来来回回的买盒饭泡桶面,或者是扯着嗓子给家里打电话,不一会儿车厢里便飘荡开各种方便面混合在一起的古怪气味。

那对南京小情侣的位置是三车厢十排,正好是中间位置,两人大概对黎焕有点印象,路过他身边的时,四目相对,那女孩还十分友好地朝黎焕笑了笑,惹得男朋友醋意大发,两人又开始叽叽喳喳地斗嘴。

这趟动车将在晚上7点53分从上海站发车,全程近12小时,途经江苏省境内无锡、镇江和南京三市,于次日早晨七点抵达北京南。

眼下还有不到十分钟就要开车了,身边的座位还空着,黎焕靠进椅背,塞上耳机闭眼听歌,他手里捏着那张麦当劳小票,等待乘务员过来把它当成车票收走。

忽然,头顶的行李架有了动静,黎焕睁开眼睛,正看见那位穿着考究的中年男人在费力将登机箱塞进去。

要说起来这男人也就五十来岁的样子,虽然不年轻了,但动作也不应该这么笨拙,他像是患有严重的肩周炎,两条胳膊根本抬不起来,眼看箱子就要滑出行李架,男人急得脸色煞白,出了一头的汗。

就在这时,一只手从旁边伸过来,帮他把箱子托了上去。

“谢谢。”男人取出手帕擦了擦额头的汗液。

黎焕道:“不客气。”

两人落座,火车开始启动,夜色中光线朦胧的站台向后退去,细小的雪花撞在玻璃窗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