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一日

苏鱼望了望前路,再次拾级而上。

今晨没有天光,只有沉沉雾霭。四周能见度很低,她置身其中,如身处巨大的茧中,无论怎么走,周围永远都是白茫茫的,像是无形银白的茧壁。

大概是出来得有些久了,她的鬓发眉梢上凝了小小的水珠,随着她越来越快的行走速度而坠落。一颗掉到她的脸颊上,随即就滑落了下去。苏鱼抬手擦去,不经意间,就听到了一些零星的说话声,还夹杂着细碎的哭声。

声音就在她前方。随着越来越近的距离,雾霭也被撩起,眼前的场景清晰无比。一位年轻的女子半跪着,她在墓前低头啜泣,身旁的人不断说着抚慰相劝的话语。

苏鱼只扫了一眼,不由地紧了紧怀抱中的东西,加快了步伐。

虽然每年只来一次,但苏鱼仍然记得很清楚。她再次来到这两座墓碑前,就像之前来过无数次一样,所有的一切她都很熟悉。即便她不去刻意地回想。

她半跪下来,将怀抱中的两束花分别放在两座墓碑前。她没有看着他们照片说话,因为那上面的容颜太年轻,年轻到她以为这是与她毫无关系的人。

“爸,妈。”她抿了抿唇,慢慢地说,“我要离开这里了,我要离开地球了。大概,可能,以后不会再回来了……”

雾霭渐渐薄了,她的视野变得宽阔而清晰。苏鱼感受到寒冷的侵袭,她沉默了会儿,抬头看向另外一座墓碑。她再次低头,这次,她沉默了很久。

面前的两座墓碑。是苏鱼至今为止的生命里,最重要的人。

一座墓碑,葬着苏鱼的生身父母,他们死于地球的一次大□□。另外一座墓碑,葬着苏鱼的养身父母。他们收养苏鱼的时候,已经是年过半百的老夫妻了。他们就像是苏鱼的祖父、祖母。一年前祖母因病去世,在其逝世半年,祖父就迫不及待地去追随她了。

到头来,这个世界,还是只剩下她一个人。

那么,无论她去哪里,就算是一人流浪,也没那么重要了。

苏鱼第一次沉浸在对他们的追忆中。

她那内心对亲情少得可怜的勇气令她无法抬眼去仔细辨认他们年轻的容颜,并从中寻找到一点点熟悉的影子。

苏鱼只是低着头,闭上眼,双手合十。她暗暗祈祷他们能在另一个没有战火与疾病的世界中彼此长久地相爱下去,幸福下去。

兴许是苏鱼太过专心致志了,连有人站在身旁她都没有察觉。

直到她听见窸窣的声音,一种干净冷冽的气息蓦地闯入她的世界中。

“人死而不能复生。”极为好听的声音,如珠玉泠泠。

苏鱼一愣,转而了然。她还是闭着眼,礼貌地回答,“谢谢。”

然后就没有一星半点的声音了。

苏鱼睁开眼睛的时候,意外地发现两座墓碑前各多了一束花。她站起身,下意识地要去寻找刚刚那个人。苏鱼视野所见之处,只有不远处一个男人的身影。

他正拾级而下。

男人身着纯黑大衣,肩上披着深深的雪。苏鱼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原来下雪了。

她望出去,天地间惟余莽莽。只有她,身上没有半点雪。

苏鱼仰头一看,有一顶黑色的悬浮伞。她伸手握住伞柄,收起来,想下去还给那个男人。再抬头望时,偌大孤寂的墓园除了她,空无一人。

苏鱼只好转过身,对着两座墓碑深深地鞠了躬。

“谢谢你们。”她低低道。

她撑开了悬浮伞,黑色的伞下,就像一个安逸温暖的小世界。

苏鱼突然觉得,这或许是一个好兆头。她新生活的好兆头。

……

苏鱼在离开墓园之后,顺路来到了这里。

这里偌大而纤尘不染,没有生气,干净得让人不由自主地产生一种恐慌。令她想起儿时记忆中的医院。

等待期间,苏鱼望着落地窗外的世界。与肃穆沉寂的老墓园不同,这里的雪反而像是被人类丢弃的废物。只有一小簇地抱在一起,在阴暗的角落里,像生怕被人发现的孩子。

雪都没能积起来,整座城市在第一片雪花落下之后的几分钟内,迅速开启了清理模式。这些城市机械人,现在他们正在清扫着被忽略的地方。

直到苏鱼的思绪被站在身旁的机械人打破。“您好,轮到您的治疗时间了。”

眼前的机械人高度仿真。为了确保每一位前来询问或治疗者的信息的保密,这里的服务人员,都是机械人,且极高度拟真。有女人,也有男人,每一位,都符合人类的审美需求。

苏鱼被一位身着蓝色制服的女人带领。

“苏鱼小姐,轮到您的治疗了。我是为您服务的第——”

“不用说你的名字了,”苏鱼看着她蓝色的眼睛,“带我直接去就可以了。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