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昨天晚上很累的

课堂上,老师讲的那叫一个唾沫横飞,偏偏秦浅夏就是提不起精神,昏昏欲睡。

很荣幸的,她睡着了。

“秦浅夏!”历史老师不悦的敲了敲桌子,脸上的肥肉直发颤,胸口也气得上下起伏,真以为她没脾气了?课堂上发出哼哼唧唧的声音是几个意思?!

虽然秦浅夏也只是呓语而已。

大部分女同学们幸灾乐祸的看着还趴在桌子上睡觉的秦浅夏。当然,这是隐藏起来的。

同桌白郁瑶不安的看着越走越近的历史老师,手推了推秦浅夏“浅夏,浅夏…”

白郁瑶眼睛里充满了无奈,还有一丝丝的……幸灾乐祸,自从和秦浅夏做同桌,找她麻烦的是少了,甚至可以说没有,可是上课的时候她还是每次都得重复这样的情况。

秦浅夏呓语一声,“郁瑶别闹,我昨天晚上很累的!”偏了偏头,继续睡觉。

声音不大,可是在静悄悄的教室里听得清清楚楚。

全班同学:“!!!”

在这个污污的时代这句话却是有点……

历史老师已经黑着脸走到了秦浅夏旁边,白郁瑶咽了咽口水,手在桌子底下仍然捏着秦浅夏的腿。

“郁瑶,求你了,别闹了!”秦浅夏皱起了眉,好痛!眼睛却还是没有睁开。换了个方向,继续和周公大人约会。

白郁瑶欲哭无泪。

“秦浅夏!”历史老师再也忍不住,手里厚厚的教辅狠狠砸在了桌子上发出“碰!”的响声。

秦浅夏再也没有睡意,心脏噗噗跳得仿佛要逃离胸口一样,她睁开了眼睛,直视怒不可竭的历史老师,眼睛里跳动着火焰。

“秦浅夏!你昨天晚上偷鸡还是摸狗去了!”历史老师不想说得太露骨,当今社会,谁还纯洁无暇,装那啥没意思,不是白莲花就是绿茶婊。

此话一出,已经有人发出嗤笑声。

秦浅夏‘蹭!’的站起来深吸了口气,胸口的小鹿仍在乱撞,同桌白郁瑶递上了一瓶精致小巧的玻璃瓶,里面全部是玫瑰型的各种颜色的颗粒,她没有接过,直接无视了,良久,她深呼吸后开口:“不想学了就是不想学了,我又没有打扰你!而且,在你睡着了我去砸一下你家的玻璃你会不会被吓晕?”

此番话一说出来秦浅夏的呼吸更加紊乱了。

堕落了,就是堕落了。

秦浅夏身后有一道支持的目光。

历史老师被气的牙痒痒,“砸玻璃?你秦浅夏有一个学生该有的品德吗?”对于秦浅夏,历史老师已经忍很久了。

反正经她观察,秦浅夏家并没有钱。

全班唏嘘不已,敢这么和牛奶奶对着干的女生也只有秦浅夏了。此刻,已经有几个班干部准备上前劝架。

白郁瑶扯了扯秦浅夏的衣服,希望秦浅夏不要太大动干戈了。

“没有!”秦浅夏的手止不住的颤抖。

反正她已经堕落了吧,‘一个学生该有的品德’?九个字,揭起秦浅夏从未愈合的伤疤,上高一还是什么时候吧?这九个字的含义已经和秦浅夏分道扬镳。

“下午把你家长叫来!”

此言一出,幸灾乐祸的人嘴角的弧度越甚。

“没有!”秦浅夏还是这样的回答。

家长?呵呵,不限时,不限量的提款机倒是有一个。

历史老师气得连说什么都忘记了,“老师…”白郁瑶如蚊子一般的声音小声的响起。

历史老师的脸上稍缓和些,看着白郁瑶,只不过什么都没有说。这个学生和秦浅夏一点都不一样,品学兼优,典型的乖乖女,好学生。

白郁瑶抿了抿嘴,才继续小声的说道:“您可能吓到浅夏了……”

平地一声雷!直直的砸在历史老师的头上,她这才注意秦浅夏上下起伏的胸口和她急促的呼吸。

想想后,历史老师鼻子里发出轻哼一声,不顾现在是上课时间出去了,这么容易吓到那得心脏病的都等死好了!

噔噔噔的高跟鞋声音逐渐飘远,教室里七嘴八舌的议论开来。

秦浅夏还是站着,她闭上了眼睛打算冷静一下,白郁瑶小心翼翼的递过一个玻璃瓶,“浅夏,先吃糖。”

同窗三年,秦浅夏的习惯白郁瑶知道得清清楚楚。

秦浅夏眼神淡淡的看着门口,接过瓶子,熟练的倒出几颗,没有用水的直接咽下。“浅夏,水……”

激动的时候玫瑰糖已经成为秦浅夏十多年的习惯,只不过这糖实在是甜过分了,很多时候秦浅夏都会和水吃。没办法,最可怕的东西就是习惯。

白郁瑶刚扭开瓶盖准备递给秦浅夏。

看到秦浅夏已经盖上了玻璃瓶,显得自己慢半拍。白郁瑶扯了扯嘴角,扭起瓶子放好后扑到了习题上。

嘴里嘴里浓烈的香味和甜味儿弥漫开,继而,是玫瑰糖最后淡淡的余甜,这糖也只是最初甜而已,秦浅夏又趴到了桌子上,假寐。

“秦浅夏,老师叫请家长没听到吗?”很讨厌的,秦浅夏头顶上出现了一个傲慢的女声。

秦浅夏本来没有发泄完的火再次燃烧,狠狠拍了拍桌子,牙齿咬得咯咯响,“顾羡雅,你特么是不是闲的蛋疼!找死啊!”

教室里七嘴八舌的议论声又停下来了,谁都知道顾羡雅和秦浅夏的关系。

顾羡雅化着精致妆容的脸蛋扭曲到一起:“没家教!”因为凑得太近秦浅夏说话时嘴里的玫瑰香似有似无的喷洒到她的鼻尖,她有些嫉妒。

想到不久前,自己也去买了花型糖,天天吃,也希望有秦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