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 赐婚

晅昀国洛城美女如云,燕瘦环肥,各有所长。

尤其是苏家的长女苏郁,美艳绝伦,二九年华却依旧未曾出嫁。论家产背景,苏家称得上是举国数一数二的富商大户。如此一来,在她及笄之年,就有太多之来苏家求亲,险些踏破了苏家的门槛。

终于,苏家要办喜事了。

这个消息,惊动了整个洛城。

只因那赐婚圣旨之上,对象是当今三王爷南宫政。婚礼在半月之后举行,全府上下都开始准备婚事,喜气的气氛,充斥在每一个角落。

当然,最得意的人,是苏夫人。

嫁入苏家八年了,在唯一的女儿身上投下无数本钱,培养她成为洛城第一美女,为的就是更顺利找到一个如意郎君。想着郁儿将成为王妃,而她将成为王妃的娘亲,皇室的亲家,这几夜她更是兴奋地无法入睡。

午后在城内最大的首饰铺挑选了一堆价值不菲的珠宝,她急急地赶回苏家,走入苏郁的房间。却看着苏郁懒洋洋地躺在软榻之上,细长的凤眸闭着,一脸平静安详。

脸上的笑意一敛,她支开所有下人,将门关上,冷冷喝道。“这些日子,给我好好休整一下,女人的姿色就是最大的资本,怎么放自己的身段到这个程度?你要嫁的人,可是当今王爷,阅人无数,你需要比京城任何女人都更加出色。”

她可不能容忍,到后来女儿被王爷嫌弃,成为下堂妻。

假寐的女子正是苏家长女苏郁,默默睁开双眸,淡淡睇着眼前的妇人,脸上没有一分笑意。“我有孕了。”

苏夫人闻言,心底一沉,脸色铁青,一把拉起苏郁的身子,压低声音骂道。“死丫头,你还跟那江少爷有联系?娘不是跟你说过了,他配不上你吗?”

“这次不是他。”苏郁眼底划过一抹诡异的笑意,她面无表情地回应,像是置身事外。

“那是谁?”

“是钱少爷。”

苏夫人的脸色白了白,美梦在瞬间被戳破,巨大的失落写满在她的脸上。她因为生气,将苏郁重重推向一旁,低吼道:“钱府的确财大气粗,但跟京城王府比起来,不过是一只蚂蚁。这可是我为你求来多好的机会,你这个该死的丫头!”

苏郁倚靠在墙边,扬眉,声音很低。“怀着两个月的身孕去王府的话,事情会很难办,我可不想被捉着浸猪笼。”

“你还知道后果,那为什么要和钱少爷纠缠?”横眉冷对,苏夫人没了耐性。

见苏郁沉默着,苏夫人继续补了一句。“他准备娶你吗?”

苏郁冷笑一声:“他倒是想娶,我也不一定想嫁他。”

苏夫人板着脸看她,长指头戳向她的额头,恨铁不成钢。“我怎么会生出来你这么笨的丫头!你打算怎么处理?再过三天就是婚期了,你打算看着我们一起去送死吗?”

“会打掉它的,娘。”苏郁的眼神一暗再暗,恢复她的原来面目,城府深沉。“给我一段时间,传闻中的苏郁很快就会回来的。”

“你不怕没有男人愿意娶你吗?”苏夫人恨恨咬牙,重重坐在床头,不想看她。

不远处,传来一阵漠然的笑声。“娘放心,天下的傻子那么多,不是吗?”

看看,她的娘亲就找到一个。

“如今你要我怎么办?眼看着婚期已近!”苏夫人恶声恶气起来,如果眼前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想必她一定会扼住她的脖子,将她打个半死为止。

“当然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事实,其实很简单。只需要,娘与我联合演一出戏。”苏郁悠然地倒着一杯茶,眼波一闪,默默说着。

“戏?”这个字眼,让苏夫人抬起头,望着她。

“这个爹,不是傻子吗?这些年来,娘无论说什么,他都会信以为真的。”苏郁轻笑出声,若说她擅长演戏,或者该说是娘亲这个榜样在前。

苏夫人微怔了怔,理解她的意思,最终点头应允:“也只能这样了,到时候你去乡下姨娘那里躲躲,等处理好了再回来。”

苏郁别开眼,望向那窗前的光景,红唇微微上扬,喃喃自语。纤细白嫩的手上,正端着一杯热茶,慢条斯理的送到唇边。“一把年纪了,简直蠢得可笑。”

苏府后花园。

“大小姐。”

身后的丫鬟幡儿怯怯的声音,传入苏敏的耳中,她的视线移开一旁的花圃,看清不远处走来的是苏郁,嘴角微微上扬。

苏郁默默眯起细长凤眸,眼前的小女人,像是玉雕成的人儿,穿着桃红色雪丝长裙,额上一枚银锁珍珠,一眉一目都精致而美丽,举手投足难掩那婉约清灵的气质。

“姐。”

苏郁瞥了她一眼,没有回应,径直坐在她的对面,开门见山。“我想跟你谈谈,毕竟我们很久没谈心了。”

“你们下去吧。”苏敏噙着笑意,示意身后的两个丫鬟离开。

见人走远了,苏郁才神色自若地捻起桌上的一块水晶糕,送到红唇边,问道。“你喜欢的那个长孙远,好像给你回信了吧。”

苏敏的笑意冷在那一双眼眸之中,她的确见过长孙远几面,为他的文采而折服倾慕,私底下飞鸿传书,已然令她怦然心动。

但姐姐怎么会知道?这是她的秘密啊。

“你以为他会看上你吗?”读着苏敏眼底的惊诧神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