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离婚

我们离婚

——

结婚周年怎么过?

夏唯熙是下了一番功夫的,毕竟除了这些事,她太无聊了!

饭厅里亮着晕黄柔和的光,桌子上是她亲手做的两客牛排,结婚时买的红酒倒在水晶高脚杯里,她的身上穿着一件红纱半透明睡衣,睡衣长度仅盖住臀部,本来她是不会穿这样的衣服,可妈妈说结婚后一定要拢住自己的老公,那么她取悦自己的老公也没什么不对!

夏唯熙转过头,大厅里的挂表已经指向七点钟,屋子里有些冷,她回房套上一件棉质睡衣,然后又走回客厅,坐在沙发上。

老公方睿楷最近都是很晚才回来,他要操持家族生意,十分的忙,不过今天没关系,她打了电话,他说了会早回来!

八点钟,方睿楷走进门,夏唯熙立刻从沙发上站起来,她扬起一抹精巧的笑,“回来了?”

“有事?”方睿楷换了鞋,走进客厅。

“先吃饭吧!”夏唯熙指指餐厅。

方睿楷顺着她的指尖看去,皱了下眉,他不解地问:“你这是……”

“今天是我们的结婚一周年!”夏唯熙有些失望,这样还想不起来吗?

“对不起,我忘了,我吃过了,这阵子太忙,你照顾好自己!”他说罢,转身离去,脚步匆匆地走进书房。

夏唯熙愣在原地,许久才回过神,她弯起唇,这说明不了什么,他一向都是这样,冷冷的!但她从不怀疑他对自己的感情,毕竟当初他也是花了一番功夫才将她追到手的。

方睿楷到了书房,一个晚上都没有看进去一份文件,夏唯熙希冀的目光总在他眼前盘旋,搞得他精神无法集中。

午夜十二点,他终于无法忍受,走出书房,在推开卧室门的时候,愣住了。夏唯熙穿着红色半透明的纱质睡衣,靠在床边睡着了,她莹白的皮肤在柔和的灯光下泛着一层桔色的雾气,像尊娃娃一样靠在那里,很不真实。

他关上门,尽管很轻,但还是惊醒了她,方睿楷坐到床上,她已经清醒过来,她环住方睿楷的腰,靠进他怀里。

“老公!”她柔柔地叫。

这是再明显不过的标志了!

“唯熙,今天我累了!”他推托。

她抬起头,晶灿的眸子看着他,“今天是我们结婚一周年,我们有多久没亲热过了?”话说出来,她才意识到,是够久的。

“唯熙,改天好不好?”他放低声音。

她没来由的一阵心慌,有些撒娇般地和他又贴近一些,“不要!”她任性地靠在他胸前。

她温热的体温透过他单薄的睡衣,他下意识地推开她,动作有些生硬。

夏唯熙愕然地抬起头,她再迟钝也能察觉到他的不正常。

方睿楷冷下脸,本来不想今天说的,可眼下的情形根本不容得他不说,“唯熙,我们离婚!”他的声音极低,却异常清晰。

“为什么?”她下意识地问,她被这突如其来的话打晕了,反应不过来。

“你精致的令人感受不到真实,我跟买一个充气娃娃有什么两样?她的热情能感染我,所以我要和你离婚!”他不是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在没和她离婚之前,他不会和别的女人在一起。

夏唯熙微张着嘴,精致也有错吗?当初他说:“我爱极了你这精致的模样,好像一个乖巧的娃娃,嫁给我吧,我能给你幸福!”还有,他什么时候有了另一个她,自己怎么毫不知情?

妈妈说:“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得看他喜欢你身上什么优点,然后不断地去放大这个优点!”

妈妈又说:“你是夏家的女儿,你的婚姻只有家族说了算,你的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