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情疡

才见岭头云似盖,已惊岩下雪如尘;千峰笋石千株玉,万树松罗万朵云。

这是一场整整下了三天三夜未停歇的大雪。天地万物,全部包裹进这素净的白色之中,寻不着半点其它的色彩。

这座雪山之中竟然屹立着一座小茅屋。在这苍茫的白色之中,又平添了一丝温情的气息。居住在这里的,会是谁?

“芸儿,是你吗?”一个身材颀长的男子,身披华贵的狐裘,目光热切的盯住那扇残破不堪的木门。只要他轻轻一推,门便会被打开。可是他不敢,他唯有默默的站在这儿,看着那扇木门,期望它能够在他的祈盼之下,突然之间打开。他的身后,恭敬的立着数十个青壮年男子。

“你不要再苦苦纠缠下去了,回去吧,我是不会跟你走的。”门内传来一个好听的女声,温婉如一池春水,让人忍不住的身心畅快起来。语气之中的生疏淡漠让男子脸上的神色再为紧崩。

“芸儿,他,已经死了。永远没有办法再回来兑现他的承诺照顾你一生一世了。我已经知道了,你跟我走吧。就算不为自己,也该为你和他的孩子着想。”尊贵男子的脸上涌上一种忧伤。声音里透着哽咽。

时间仿佛自他说了这句话后便静止了一般。

良久,那扇破旧的木门,随着嗖嗖冷风摇动着,风雪顺着缝隙进入屋内,漫天飞舞着的雪花在那名男子的身旁飞舞着,旋转着,雪花落在他的肩上,积起一层薄雪,在他的发间跳跃,却有着说不尽的凄凉。那双紧紧握着的手,手中竟汗津津的,是紧张,是期待,期待着那门打开的一瞬间……

雪,仍在下着,到处白茫茫一片,可是,那山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