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不宜出行

“空空,咱们回宿舍吧,今天真的不宜出门,你信我,真的,信我!!!”

某大学的林间小道上,一个瘦高瘦高的男生正在努力劝说身边的舍友逃课,并言辞凿凿肯定道,“卦象上显示今天忌出门,你不是也看到了么。”

“所以听我的,咱们今天还是窝在宿舍里不要出来的好,午饭最好叫外卖。”

简空空:“……”

一直缠着他的这个家伙叫范周周,说好听点是比较中二,说不好听则是有点神经质。这货一直认为自己与众不同,并坚信自己总有一天可以得证大道一飞冲天,因此并时常翻看些易经八卦之类的书籍,甚至一度痴迷各类修真小说。

他口中的卦象,便是挂在床头的那本日历,大街上二块钱一本,那种每日翻页的旧模式日历。

今天的宜忌上写了,忌出行。

实在是不想再跟他争论那个东西的准确度,也不想再讨论这个出行跟出门是两个意思,简空空直接搬出杀手锏。

“半个小时后是老周的课,你确定要现在回宿舍?”

这话一出,果然成功令范周周闭嘴。

但才不过半分钟,这人又故态萌发,缠上来力证今天真的不宜出门,就该好好窝在宿舍里宅一整天以避灾祸。

简空空被他吵得脑仁都疼。

他索幸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将耳机一带拒绝交谈。以往他这姿势一出,范周周不论在话唠什么都该消停了,今天却似乎十分坚持。就听范大妈一叠声的,“空空空空空空空空,你要相信我的卜卦水平,今天真的……不宜出门。”

范周周顿在那里,看着朝他们走来的几人,哆哆嗦嗦的小声道:

“还真灵验了,看,看吧,我就说该窝在宿舍里不要出来吧!”

简空空侧头看了他一眼。

换了别人肯定还要怀疑一秒钟难道这姓范的真的会什么奇经八卦卜卦之术,然而简空空却十分确定他当真不会。因为他自己就是这位舍友做梦都想成为的那类人,因此一眼就能看出,他的舍友范周周真的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普通人。

所以这真的是巧合。

这时间,那几人已经围了过来。

范周周有点小害怕,但这里毕竟是学校里面,他觉得对方几个肯定不敢动手,而且……说不准这事儿是个误会呢。再看看他身边比他矮半个头的简空空,戴着两耳机一脸的呆萌样,更是觉得自己任重道远。

对面打头的染了一头炫蓝炫蓝的头发,‘美’得简直突破天际。

简空空正十分好奇的瞧着,似乎在想这到底是真头发还是假毛毛,因为实在太亮了,阳光下似乎还在反光。早知道他有这不分场合走神的坏习惯,范周周这时候恨不能拿跟棒子照他脑袋上来一下打醒他,然而他也只能往前走两步,挡在自己这不长心的舍友前面。

“哥们儿,这是干啥呢?”范周周这话说得还是很有范儿的。

毕竟他个儿高,自小就比同年级的正常身高高半个头,往那一站身高上就很有优势。要不是高三那年压力太大导致瘦成现在这竹杆样儿再没胖回来,人高马大的往那一站,就往吓退一票人。只可惜瘦了就是瘦了,竹杆儿再高也是没有多少威慑力的。

对面那蓝毛小子丝毫不惧,随手扒拉两下就把他推开了。

“简空空是吧!”那人长得也不矮,瞅着简空空的模样颇为有些居高临下的意味,嘴里吐出一个烟圈儿,神情间满是不屑。

“听说昨儿个方微微找你了?”

他说完这话,手一挥,身后几个哥们儿就隐隐围了过来,似乎深怕他们跑了似的。

范周周一听惊了,心道这原来是女神的脑残粉找麻烦来了,忙跟着解释,“误会误会,微微只是帮同学递个话,跟我们家空空可是清清白白的。”

蓝毛小子不屑的嗤笑一声,“微微?叫得挺亲热的么。”

范周周:“……可是,”整个学校的男生谈起来都是这么叫的啊!

明显的这种解释没什么作用,范周周头疼的继续往简空空身边凑,心道他们这是糟的什么无妄之灾,也不知道呆会儿会不会打起来。早知道就让杨帆和乔白一起来了,起码他们一个嘴皮子比他利索会说,一个常年练习散打战斗力惊人。

可惜他身边现在只有一个依旧不在状况的简空空。

因此在蓝毛小子再次不耐烦的把他推开,还给了一个“少管闲事”的眼神之后,范周周只能不停的给简空空使眼色,让他机灵点别做死。然而后者与他完全没有默契,还在兴致勃勃的研究那头蓝毛毛,一点也没有大难将至的感觉。

蓝毛小子也让他这副模样怔了下,然后嘀咕了句‘吓傻了吧!’这才不耐烦的问,“小子,问你话呢,寻思什么呢。”

简空空回过神,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看他还不懂,又补充了句,“方微微确实找我了。”

蓝毛小子又问,“找你干嘛!”

“送情书。”

这一句话可是捅了马蜂窝,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