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孽 婚

萧柔静静坐在床榻上,窗外月影西斜。大红的嫁衣如血般艳丽,身后,锦被平铺,成对的鸳鸯栩栩如生在嬉水。残烛红泪似乎在预示着什么,她在寂静中等待,等待着恒王,她的夫。

萧柔紧张地抓住喜帕,却不敢向外瞅上一眼。带着一分娇羞,便又匆忙放了下来。

心里的期盼越来越强烈,突然,那屋内燃烧的火烛‘啪’得一声,发出令人心惊得噼啪炸响,令这原先就静谧的夜,越加暗了下来。

萧柔被吓了一大跳,人还未反应过来,屋外便传来了‘咚咚咚’一阵急促地脚步声,随后是房门用力地被推开,但是之后所有的声音却又停止了。

“夫君,是你吗?”萧柔轻声问道。

她的声音就像是夏日里的清泉,让人听了有种莫名的舒适感。刘嬷嬷有些疑惑,为什么如此一个美娇娘会受到这般待遇,当收到恒王的命令时,她就快速地端着一碗春药在新房里候着了,显然新娘一点也不知情。

“夫君,不要吓我,是你在那吗?”萧柔不安地又询问了一遍。

可是,依旧没人回答。刘嬷嬷是恒王府最年长的老嬷嬷了,从恒王出生她便在他身边照顾了,整个王府的人对她也相当敬畏,而她的严厉在府中也是出了名了的。此刻,她竟然有些犹豫了。

‘咚咚咚’又是一阵脚步声,这次的脚步声没有先前的急切,但掺杂着几双步子。萧柔除了有美丽的容貌跟甜美的声音之外,上天还赐给她了另一件礼物,就是灵敏的听力。

“究竟是谁在哪里?为什么不说话?”没有听到前院的喧闹声,也没有听到有人闹洞房的吵杂声,只有一阵接一阵的脚步声,究竟怎么了?萧柔开始不安了。

“这里除了本王,还有谁敢进来。”随后而来的恒王冷冷的说道。他身躯凛凛,相貌堂堂。一双眼光射寒星,两弯眉浑如刷漆。胸脯横阔,有万夫难敌之威风。语话轩昂,吐千丈凌云之志气。如同天上降魔主,有着嗜人心魂的气魄!

“夫君,你来了。”柔和的声音再度响起,参杂着丝丝羞涩,对与恒王突然改变的称呼,她却一点也没有发觉。

恒王残忍地笑了下,随后走到她跟前,用力地撤下盖在她头上的锦帕,因为大力使得戴在她头上的凤冠也随之摔了下来。

“痛。”萧柔轻呼一声,一双无辜的大眼,对上气势凌人的恒王。

望着萧柔的水眸,他知道这一世他也休想忘掉那对美眸。他从未见过像她那样的一对眼睛,那对望入他眼里的眸子,清澈无尽,尤使人心动的是内中蕴藏着一种难以形容的平静深远。她身形纤美修长,腰肢挺直,盈盈巧步,风姿优雅至无懈可击的地步,尤使人印象深刻。初见之时她一身粗布白衣,但却有一种华服无法比拟健康洁美的感觉。

霎时,一个念头涌上脑际,他要娶她,将她当作珍宝一样的宠爱一辈子。可是婚前的一幕,将他所有的奢望都击垮了,他要让他们知道欺骗他的下场是什么!

“夫君,这是……”萧柔望着站在恒王身后的人,疑惑的问道,清晰的明眸着闪着丝丝不安。从她知道自己被恒王从父母手中强行拉上花桥起,就知道自己今后的生活会有一番波折,但是她不后悔嫁给了他。

“杨芷,刘嬷嬷,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