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惊雷

楔子

这是一个平行世界的2213年。

A国作为曾经非常发达的文明国家,经过全球大战后经济与科技严重倒退、物资及其贫乏,由当时最大的十个财团总长联合成立了长老团,重新划分版图,让各大财团独立掌管所属领地。财团总部所在地以创始人的姓为名,所辖地域从上到下分别为:总部、州、二级州、郡、二级郡、三级郡。

当时掌握所有秩序的是第一任长老团,内部推举一位作为首席总长,此后每六年由全国大财团员工集体票选一位首席总长,曾经选出过首席总长的总部都会荣升为特级,由长老团直接委派合意人选管辖。

第一任首席总长所在的城市为全国总部,它被命名为鑫城,此后各财团高管常居此城。他们共同制定了全国皆准的法律和道德秩序,法典中一级规条达二十项,重罪者由各大小财团董事会裁定刑期,最高刑罚死刑。

几十年风云变幻,各财团内部弊病频现,领地中人民贫富分化悬殊,各大财团之间合纵连横,分为三大派系,相互争夺利益和地盘,情势错综复杂。

富贵门户中既有极品纨绔,亦有心怀壮志的雄鹰;有无数枉死的炮灰,也有为大义而舍小情的热血故事。

贾青宏正是一个出身富贵的极品纨绔,也是命中注定枉死的炮灰。

1、惊雷

贾青宏站在窗边擦枪。

那是一把K金所制,纹饰华丽的小□□,整个世上只有不到十把。

他的动作慢条斯理,嘴边带着一丝嘲讽的笑容,短短的头发因为太软而无法立起,柔顺地贴在头皮上,把那张漂亮阴柔的面孔衬托得有些妖异。

就像他手里握着的那把枪,原本小巧华美、古典雅致,但硬要把自己打造成威风凛凛的杀人利器。

这本来是他人生的一大烦恼,现在他已经没有了为此烦恼的心情——他在这栋房子里躲了一周,耐性快要用尽。

等待本来就让人焦急,尤其以他目前的处境。他知道案子牵涉到的资金不少,牵扯到的人也很多,但以他的出身家世,只要没搞出人命,就完全可以兜住。

当他擦完了枪,把装满子弹的弹夹推入枪膛时,等的人终于来了。

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开门走进,对他手上的家伙视若无睹,“宏少,飞机安排好了。”

“事情真的到了这种地步?”他脚步迟疑,把手上的枪小心翼翼地放回枪套,收入怀中。

男人面无表情的从随身公文包里拿出一份文件递给他。他在灯光下粗粗一看,里面的数字和内容即使是他也不得不流出一身冷汗。

“夏氏总部?”

他的脚开始发软,呼吸变得急促,努力平复那股将要发病的预感,强自支撑着又问了一句,“哪些人进去了?跑了多少?”

男人看向他的眼神多了一丝怜悯,“据说您公司的财务总监已经‘畏罪自杀’。”

他捏着文件的手剧烈颤抖,之前的侥幸心理由此崩溃。这个案子闹出了第一条人命,肯定还会有第二条,第三条……

他撕心裂肺地喘了起来,空气迅速被阻断在体外,他挣扎着把手伸进怀里,想要掏出那瓶救命的喷剂,却因为体力虚弱而萎顿在地。

男人皱眉伸手帮他把喷剂拿出来,临时改善了他的症状,随后看一下腕上的表,“宏少,时间紧迫!”

他拼命平稳呼吸,不再有任何犹豫,跟在男人身后出门上车。

车开了不到十分钟,他就从后视镜看到似乎有辆车跟着,开车的男人面沉如水地瞥他一眼,“别回头,那是夏氏的车。您的藏身地点还有谁知道?”

他没有回答。

他不愿,也不敢去揣测那个跟他最亲的人,但他还是拿出手机拨了过去。

电话只响了一声就被接通,他稍稍放下心来,带着点撒娇又委屈的语气叫道:“爸!”

那个最亲最熟悉的声音,还是那么慈祥的叫他,“青宏,你在哪?”

他忍住满心不舍,故作冷静地说:“我准备走了,爸。事情闹得太大,我真不知道会搞成这样,对不起。”

虽然是这么说的,可他还是会期待,期待他最爱的人,会拿出那个他无意中发现过的底牌来救他。

只要父亲亮出那张底牌,他就肯定不用逃出去了,顶多换个新身份在人群里默默无闻地生活下去。

手机里安静了几秒,父亲的声音比之前更加慈祥,甚至带上哽咽,“青宏……别做傻事,爸就是失去一切,也要不惜代价保住你。你是我的大儿子,贾家的长子长孙,无论如何……无论如何……”

他的眼睛也湿了,父亲看来并没有出卖他的行踪。

“爸,谢谢您,那我不走了。”他带着哭腔说完这句话,眼角的余光又看到开车男人脸上微妙的表情。

“嗯,你是好孩子。别担心,爸已经跟他们达成了协议,虽然夏氏总部的那摊事比较难办,你爷爷也不在了,但你毕竟是我们贾家的长子长孙,又是唐家的女婿,方方面面都有牵扯,你只管自首,爸对你保证,绝不会有性命之忧。”

他的心突然一冷。

父亲的意思是,让他自首坐牢。

也就是说,父亲根本没有想过拿出那份东西救他。

“爸,我被哪里盯上了,您知道吗?”

“宏儿,是爸告诉他们的。爸也是为你好!既然事情已经出来了,那就必须自首坦白、争取减轻责任嘛。相信爸,就算不做这个财团总长,也一定会保住你。宏儿,你也要体谅爸爸的苦心,做个男子汉,负起应该负的责任,对我、对组织都有个交代。”

他的心彻底沉了下去。他的父亲开始跟他耍花枪了。

“宏儿?宏儿,你别着急!也是爸爸没有教育好你,看你从小身体差,就把你惯坏了,爸也有很大的连带责任,爸一定尽全力保你,保住我们家。你呢,也要配合调查,要有大局观,要就事论事,绝对不能无视当初长老团订出的二十规条,在办案人员面前,你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绪,该交代的一定要交代清楚,但也要实事求是,啊?宏儿,你该长大了,爸肩上的担子也很重,如果我们家倒了,我怎么跟你爷爷交代。”

他木然听着父亲这一句句刺心的话,就算他再笨也明白了父亲的意思——

事已至此,你就一个人担了吧,爸已经找好门路,不会判你死刑。

“宏儿,你还在听吗?你生爸的气了?你说话啊?不是发病了吧?身边有人照顾吗?”父亲焦急的声音让他稍微好受了些,对啊,这是他的亲生父亲,不会真的对他这么狠心。

“嗯,我在听,没发病。”他小声回答。

“宏儿,你听爸说啊,你自首以后呢,高强度的询问肯定是经不住的,你身体这么弱,对吧?你要是发病,询问就进行不下去了嘛,爸再想办法给你申请保外就医。就算是判了,你有这个病也不能一直在里面嘛,爸都安排好了,你放心吧。”

这些话还算动听,可是他突然想到那串让人冷汗直流的数字,“爸,那些钱怎么退?你帮我想想办法。”

“既然积极自首了,你就积极退赃嘛,只要是你手上过的钱,你都把它退出来。”

“爸?我手上哪有钱,夏氏总部的事情我也……”他苦笑着为自己解释,“爸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个法人到底怎么回事。”

“爸哪会知道你公司的事?宏儿,我是疏于管教,可你胆子也太大了,连夏氏的钱你也敢伸手?就听爸一句劝,那些钱是属于夏氏的,你拿不了,也不该拿!”

这是怎么个情况?他浑身僵硬地愣住了。公司的资金流确实很大,但他向来只管签字,印象比较深的几次大额提款,还都是经过父亲“关照”给了贾家的亲戚们。他这个久病缠身的人哪需要什么大钱来花,根本无福消受。

公司上上下下这么多年,都是与贾家过从甚密的那群“朋友”在管,父亲叫他承担责任,不要把牵扯面扩大,又不肯帮他去找那些“朋友”把钱捞出来,叫他怎么扛?

“爸,不是这样的!你知道的,我、我真的没有……”他急得又喘了起来。

“宏儿,你好好想想,记住爸今天跟你说的话。爸最后再跟你强调一点,如果你今天真的跑了,唐总长恐怕比你老爸我的责任更大!还有啊,你如果自首以后不实事求是,随便胡说,那事情就会变得更加复杂,无法控制。”

说完这句连敲带打的话,他的父亲当机立断中止了这场交谈。他呆呆看着自己的手机,颓然抬起头来望向窗外暧昧而模糊的夜景,他似乎已经找不到可以走下去的路。

那一串惊人的数字再次浮现在他脑海里,如果案情真的严重到那个程度,就算是他也够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