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末世突来

2200年12月22日星期二下午。

随着一声铃声响起,大学校园里涌出大量人群,三三两两,从教学楼往宿舍楼和食堂方向走去,今天的最后一节课已经结束。

在楼下锁好自行车,柒池提着刚从食堂打的饭菜走进宿舍楼,路上与几个下午没课而待在寝室里的朋友们笑着挥手打了招呼,脚步没停。

这几年天气一年比一年怪,这都12月底了,南方的人们丝毫感觉不到冬天来临,都只穿了简单的两件衣服。

爬上五楼,柒池脸不红气不喘。

柒池的体质在现在这个时代的女性当中算是上佳,她平日里特别喜欢跑步,生病更是少,身形看起来纤瘦,实则紧致有力。柒池原地缓了缓气息,向前多走了几步,便瞧见自己寝室的灯亮着。

看来室友已经回来了。

A大作为知名大学,学校的条件十分优越,学生宿舍均是两人间,空间宽敞,设施也齐全,给学生充分的生活条件,从而用更多精力去操心学习以及自我价值。

柒池掏出钥匙,打开门,一股红烧肉的香味飘入鼻间,她笑了笑,这家伙,真是无肉不欢。

端正坐在桌前,正埋头和红烧肉作斗争的室友听见门声,抬起头往柒池这边看了一眼,嘴里含糊不清说道,“你…肥耐啦。”

“嗯,刚下课,打了个饭带上来吃。”柒池把手中的饭菜放在桌上,洗了个手准备坐下吃饭,突然她觉得心头有一种莫名的憋闷。

看着碗里平日里自己喜欢的饭菜,没由来就是不想吃,柒池想了想,放下手中的筷子,起身推开阳台门,来到了阳台上。

先呼吸下新鲜空气吧。

“奇怪。”

“啊?奇怪什么?”室友吃完了最后一口,在宿舍里意犹未尽地拿纸擦着嘴,听见柒池在阳台上喃喃自语,随口插了一句话。

柒池看着天空,漫天的绯红浓重而强烈,仿佛已经侵透了整个世界,不,不是绯红,严格来说那是一种暗沉的红,深邃,妖冶,就像……

血。

柒池顿时觉得很不安,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那种说不上来的感觉更加强烈,来势汹汹,直接猛烈地冲击到她的心脏,脑袋也开始微微发疼。

“你不觉得今天的天色很诡异吗?从早上到现在天一直是这个颜色,红得像血。”

柒池将手撑在栏杆上,心绪不宁,凝神了半晌,她想起室友一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回转过头发现,室友还趴在那里,好像还在埋头吃饭。

不是已经吃完了吗?

柒池心下奇怪,走进寝室。

“小琪,还在吃呢?”

无人应声,也没有吃饭的动静。

这家伙,不会是睡着了吧,要不要这么迷糊。

“你这家伙要睡也去床上睡啊,就这两步路。”

柒池放轻了步子和声音,凑近去瞧,室友正趴在桌子上,两眼闭得严实,只是那交叠的双手下把饭盒都给压住了,沾了一袖子的油渍。

“小琪?”

不对劲,小琪再怎么样不靠谱,也不至于不收拾一下,直接就趴这儿了吧。

想到这里,柒池伸手轻轻推了室友两下,一边喊着她的名字,可是仍然没有反应。

突然柒池发现,室友侧着睡的脸庞,竟然开始泛出青色,皮肤底下若有若无的青筋暴起蠕动,宛如里头有几条细长的虫子,细看之下,十分可怖。

柒池吓了一跳,不会是中了什么毒吧。

她急忙将室友扶到一旁的床上,把身体翻正平躺在床上。

室友的整张面容完全显露出来,原本白皙的肌肤此时不仅仅是青灰,甚至开始出现腐烂,流脓水穿破皮肤往外冒。

整张脸竟是开始腐烂!

室友面色平和,似是完全觉察不到半分痛处,只有鼻息一起一伏,还似活着。

柒池赶紧掏出兜里的手机,拨打120,嘟嘟两声之后电话被接起。

“喂,您好。”

“喂,你好,这里是A大七号宿舍楼503,有一个同学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晕倒了,身上开始变成青灰色,而且逐渐腐烂,你们能派救护车来吗?”

柒池有条不紊的讲述情况,无意中瞥见床上的室友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