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师叔祖,弟子近日很缺一柄本命灵剑。”

“……待弟子寻到材料,还望师叔祖能够帮弟子炼制一二。”

白棠低头望着莫荒山上发出的那道若隐若现的剑芒,慢慢伸出了手。

莫荒山内,一群修士正为了这柄出世不久的仙剑互相厮杀。因为这柄仙剑的内里已经破损,实质上的品阶只比上阶灵器好一些罢了,甚至在一些功用上还不如上阶灵器给力,所以,前来争夺仙剑的修士没有一个高阶修士。但对于低阶修士来说,却是不可多得的利器。

忽然,刚刚将仙剑拿到手的修士还来不及遁走脱身,发现仙剑从自己手中挣脱,朝着上空飞了过去,当下大惊,掐动手诀想将仙剑抢回来。可是,周围有比他反应更快的修士,追着仙剑飞走的方向赶了过去。

白棠手指微动,驾着飞行灵器上来的那几个修士脚下纷纷颤动,忙控制心神将身下的灵器稳住。这一停顿,那柄飞剑的踪影便看不到了。

白棠轻轻握住很乖顺入她怀里的仙剑,上面果然毫无一丝仙气蕴养,灵性也比她纳戒里收藏的几把灵剑差多了。只是,材料尚可,炼化之后融入其他材料,应该可以打造一柄不错的本命灵剑。“就是你了。”

这时,漆黑的夜空忽地划出一片亮光,并且越来越甚,期间夹杂着隐约的雷鸣声。是有人在渡劫。

白棠对渡劫的人是否成功不感兴趣,拿着仙剑就要离开。然而,随着远处一道雷劫的降下,手中的仙器似是受到什么牵引,开始剧烈地晃动想要摆脱她的束缚。白棠神色一冷,却在下一刻被这柄仙器带着一起直冲向雷劫深处的云层。

霎时,无数道雷电朝着一人一剑缠了上来,白棠抬起眼往天上一瞥,上面塌出了一个口子,然后,一个看上去就很不吉利的黑洞以肉眼难辨的速度向她卷了过来。白棠几乎是立刻松开了手,却已经太迟,不过一息的时间,就被晃至眼前的黑洞吞噬了。

直到黑洞消失的一刻,还在寻找仙剑踪迹的修士们也不知道这位道门极赋盛名的修炼天才,亦是三大派之一青云宗的一峰之主来过此地,并在拿到仙剑后被黑洞吞噬而殒身。

彼时,本该殒身的白棠在另一个时空睁开了双眼,表情阴戾。

穿去修真界的这百年,她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她会以这种方式挂掉。一把没有高阶修士争夺的残剑而已,竟然让她这么憋屈地挂了。

白棠的内心止不住地“吐血”,而且,她的死恐怕会成为近年来修道界最大的笑话。若是再让那个人知道,并为此迁怒到青云宗头上,修道界的八卦真不知会流传她冤死的多一些,还是倾慕师父大逆不道的魔君再次一怒为红颜多些。

不过,她不是应该死了?白棠可是记得清清楚楚,她的肉身在进入黑洞的一刻就被毁的渣都不剩了。但是现在,她可以看到一对陌生到极致的车柄。

没有等她弄清楚眼前的状况,脚下一个踩空,手里的单车不受控制地往地面躺了过去。

白棠见了,一个口诀扔出,却连人带车摔在了地上。

倒在地上,白棠下意识地又动了动手指,体内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