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非标准穿越姿势

久远之前,腐朽的主神空间解体崩溃,残骸散落于平行宇宙,孕育出新生的空间……无数‘剧情世界’也坠入虚空间隙,重获自由、暴走失控、升格为真实,成为世界。

于此同时,这些世界也受到虚空的污染与侵蚀,诞生出更大的恐惧和污秽……

新生的空间以世界为食,它们彼此竞争,探出的触手贯穿维度,入侵不同时空,搜索主神曾经的遗产,驱策使徒做爪牙,贪婪的撕裂、争夺、吞噬、回收一个又一个世界,让自己重归于伟大。

……

……

……

从溺水般的痛苦中挣脱出来,白浪张开嘴,贪婪呼吸着空气。然而大脑缺氧带来的窒息感,仍旧如潮不断侵袭,让思维麻木、眼前发黑,陷入无法思考的晕眩中。

他努力睁眼去看,前方画面却影影绰绰,如同晃动的剪影模糊不清;耳畔尽是吵杂的嗡嗡声。原本失去知觉的身体,随着血液循环逐渐恢复温度。

下一刻,他被熙攘人群推搡撞翻,彻底失去平衡,无力向后仰跌。

哐!

后脑勺重重撞击地板,剧烈震动,弹起再砸落。

剧痛袭来,像是打开某个开关,让他恢复了清醒。

睁开眼,遥远的世界瞬息被拉近,嘈杂声变的清晰可闻。他头痛欲裂,但精神前所未有的集中。躺在冷硬地面上,失神看着上放射下的刺目白光,眼球一阵灼痛,不由扭头避让。

之前发生了什么?他统统记不得。

此时身两旁,是络绎不绝,主动绕行的路人。有人目不斜视,夹着工作包匆忙赶路;有的人眼神好奇、冷漠,或幸灾乐祸,盯着自己像在看笑话。

白浪将一切看在眼里,思绪快速运转,都能想象自己狼狈模样。就如同喝断片的醉汉,亦或急症发作的病患,要么嗑过头的瘾君子,迟迟不见有人上前伸出援手。

摇头驱除掉沉闷感,他艰难起身。同时也在张望所处的空间。

封闭、狭窄、逼仄,空气沉闷混浊,像是一条老旧地下通道,亦或是地铁站之类?不过卫生打扫的意外干净整洁。

晃动着身体找到一排座公共座椅,他沉沉坐下,终于舒缓口气。

……

此时往来路人旧的走新的来,重新换掉一批,再没人关注他。通道恢复了秩序,人们熙攘依旧。

他就像是个局外人,靠在座位上凝神发呆、冷眼旁观,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疑惑的情绪迅速升上心头,陌生的空间、异样的气氛、古怪文字、奇异服装……和绝对不应该存在的‘非人类’!

意识清醒过来的他,一颗心突然悬起。

看着对面走过一个挎单肩包,下意识欢快甩动尾巴的猫耳少女,白浪心中充满荒谬感。那充满光泽的细腻皮毛,灵活转动样子,好想摸一下……呸呸呸,这绝对不是cosplay!而是真的尾巴!

还有那双抖动的耳朵?真是见了鬼了!地球上有猫人这种生物?!

抬眼望去,地下空间中,熟悉的灯箱、广告牌、显示屏……陌生的方块字体、诡异至极的画面内容,和熟悉的语言?!

连番变化令他措手不及,大脑都卡顿了一下,简直像是置身电影的感觉。

‘这里难道不是地球?’

这个念头刚刚升起,一个穿宽松运动服、头戴大耳机,身高接近两米的墨绿鳞片‘蜥蜴头’壮汉,便蛮横踢开他挡在路面的脚,用不悦的目光恶狠狠瞪了一眼,接着扬长而去。

白浪尴尬微笑着僵在座位上,心头涌起无数杂念,这光怪陆离的世界让他感觉不太妙。接着在心底自我安慰道:‘或许只是一场整蛊的真人秀?’

他迅速摸向裤兜,掏出手机,打开,结果信号格是‘×’,应急电话也无法拨通。此外,这处科技明显很先进的地下空间,竟然搜不到任何网络信号?这让他一度怀疑这手机是个假的!

收起手机,环顾四周,白浪从身旁垃圾桶中,翻出一份被遗弃的杂志。并不算厚,与时装有关。

仔细翻阅,有时尚的人类女郎、漂亮的猫耳娘、下半身是蛇类的美女……文字如同繁体,看起来熟悉又陌生。不仅杂志上,这处空间各处、包括屏幕内也是同一种文字。

一切都无比真实,并不像拿来作秀的道具。通篇阅读下去,连蒙带猜竟也读懂1/3内容?与地球的文字是相通的。

这似曾相识的感觉,仿佛文字演变在历史某个时期,走上另一拐点,却和天朝同根同源。而行人交流的语言,有些方言口音,但他都能听懂。

诡异、荒谬、怪诞、不可思议……各种情绪扑面而来,让他大脑短路,一时间被水淹没不知所措。

“这究竟是个什么鬼地方?”

……

花费了十分钟,白浪终于平静下来,摸清周围状况,仍旧沉浸在不可思议中。

他认命了,这不是梦,这是一个从未听说的陌生国度,一座未知的城市。

至于是否平行宇宙的地球?还模棱两可。为何语言如此相似?更不得而知。

他在便利店售货大妈关爱智障的目光中,讪讪收回几张‘软妹币’,确定她们一文不值;没有网络支持的‘手机支付’,更是连几张小纸片都不如。

身无分文的他举步维艰,一时间天地皆寂的浪哥,在聚光灯的照射下,败犬般垂着头,拖着丧气的身躯在黑暗中爬行,无力退回公共座椅上继续发呆。

他的心情被沮丧、焦虑、好奇、烦躁包裹,脑袋空空,不知接下来该何去何从?他只记得,自己原本站在老家月台上,突然有人从背后推了一把,接着便是天昏地暗的晕眩。

再次恢复意识时,就像被捞起的溺水者,出现在这片陌生地,被行人撞翻在地板上。

“我到底怎么了?”白浪用力揉了揉头,脑袋一团乱麻,看起来非常憔悴。

“年轻人,你看起来很不妙,需要帮忙吗?”

温和的声音在身边响起,惊醒发呆中的白浪。

不知何时?身旁座位多出一个留着整齐胡须,穿着得体西装,里面一件小马甲的中年大叔。对方身姿笔挺,双手拄着拐杖立于胸前,面容成熟和善,很有亲和力。

中年人见他脸色苍白难看,神色又变幻不断,出于好心开口搭讪,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